() 崇祯十年,六月初,中都凤阳,皇城奉天殿中。

“殿下,我部已经修整完毕了,屯田兵那些小崽子也按部就班的操练了,我们何时出去打流寇啊?”

“是啊,殿下,我第二旅也已经修整完毕,将士们都嚷嚷着要去打仗赚军功呢!”

大殿中,天武军各将汇报着各部的情况。

大军南下走了将近一个月路程,朱慈从三月初就让天武军开始修整,边修整边轮流领着新招募的屯田兵操练,如今过了两个月了,将士们早就闲得蛋疼了。

朱慈笑道:“我知道你们闲,可本宫也没办法,目前流寇大部兵力躲在霍山和英山一带,你们想打也找不到啊,本宫已经派杨其礼领龙骧夜不收入霍山侦查了,等龙骧夜不收摸清了霍山的情况并画出进山的路线后,天武军再直入霍山,将流寇部剿灭!”

黄得功叫道:“这帮瘪犊子,就知道躲起来,还没鞑子痛快呢!”

朱慈道:“你们若是想打仗,也不是没有,凤阳府、庐州府、太平府等各地还分散着小股流寇,本宫会重新安排各部驻地,到时候给你们的任务就是清除各府境内所有流寇!”

“是!”众将兴奋着领命。

第二天,从皇城中传出了皇太子重新部署南直隶和湖广各地兵力的令旨:

天武军皇家第一旅驻扎六安州,第二旅驻扎凤阳城,第三旅守太平府、杨御蕃领两万凤阳守军移驻庐州府、史可法领军守安庆府、池州府、张国维守应天府。

左良玉部驻九江府,防御宿松、太湖一带;刘良佐部驻武昌府,防御黄石、大冶一带,各部围绕霍山和英山,将流寇困死在山上,让他们吃土!

花样和服美少女

黄得功领皇家第一旅开始对霍山周围的一些小股流寇和匪寨进行清剿,周遇吉的皇家第三旅则是部分驻守在江南军器总局和铁厂周围,剩下部分散出去,对太平府境内的流贼和匪寨进行围剿。

朱慈又将凤阳府、庐州府和太平府以户为单位编组,十户为一甲,设甲长一名,十甲为一里,设里长,其实就是将大明的里甲制翻新实施了,大明中后期,逃亡民户越来越多,里甲制崩坏,名存实亡。

朱慈在安定民户后,参照宋朝的保甲制,重新丰富了里甲制,以连坐方式,一家通贼,其余九家要举报,若不举报,十家连坐!这样既可以有效地对基层实行治理,又可以揪出隐藏在人群中的流贼耳目。

朱慈又颁下令旨,凤阳府各城池中设环卫部门,定期清理城中垃圾,环卫部下设巡逻兵,每日巡逻城中各街道,遇到随便大小便、乱扔东西、吐痰的人,罚款十文钱,罚金由巡逻兵自己分赃。

环境卫生脏乱是瘟疫爆发的重要根源,历史上大明崇祯十六年京师大瘟疫,城十室九空,阖门死绝,每天有上万棺材抬出城安葬,甚至连棺材都买不到了,整个京师几乎变成一座空城。

现在凤阳各地城中垃圾遍地,沟渠被堵,以往官府没钱淘浚治理,久而久之尽成藏污纳垢之地,秽气触人,到了夏天时,到处蝇蚋不绝,虐痢瘟疫横生,极其容易产生瘟疫。

朱慈担心瘟疫出现,因此提早防备,成立了环卫部,并在各州县建设多个公共澡堂,强制要求城中百姓定期洗澡,由官府组织,一切免费。

针对女子,环卫部还单独建立了一些女子澡堂,一些女子怕人议论,不愿去洗,不过明末的风气还是比较开放的,大多数女子还是愿意去试试,特别是第一天去洗官府会奖励三斤小米。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后,凤阳府各州县城中到处干干净净,百姓们也变得容光焕发的,享受着官府带来的福利和环境,群众开始对官府不再如以往那般抵触了。

七月中旬,朱大典已经将庐州府和太平府的土地重新清查并分配给了新招募的屯田兵,太平府的铁厂和江南军器总局也已经开始正常运转,朱慈便领着一行人前去庐州和太平府巡视。

七月的天气很是炎热,朱慈也只能躲在龙辇中,这一次,随驾的除了勇卫营一千亲卫,孙应元还派了皇家第二旅一个团一路护送。

两千多人的仪仗大队,比皇帝的仪仗还要大,让一路迎驾的各地官员心惊不已,以为皇太子又要准备收拾谁了。

庐州府由杨御蕃镇守,一切还都可以,在朱大典的清查工作中,一些想要跳脚的土豪大户们都被及时的镇压了,不仅一点浪没翻起来,连家产田地都被顺手没收了。

庐州府的卫所土地和没收的土豪劣绅的土地,和太平府一样都分配给了新招募的屯田兵,也就是在凤阳府招募的十万预备屯田兵。

加上凤阳府,朱慈现在有两万天武军,十八万屯田兵,养活的百姓超过百万。

这仅仅是在三府所做出的成绩,而且十八万屯田兵的武器装备还未普及,并不能形成有效战斗力,近期遇到战事的话只能充当辎重兵运运粮草,因此朱慈对现状并不满意,他

觉得这仅仅是开始。

八月初,当仪仗队乘船横渡长江去太平府时,朱慈乘坐的龙舟漏水沉入了江中。

好在龙舟恰巧路过江中的江心洲,朱慈侥幸捡回一条命,船上也并无太大人员伤亡。

虽然不知道是具体是谁暗中想谋害自己,但朱慈已经能猜了个大概,不是南京那帮勋贵就是江南的一些士绅和地主,或是庐州府和太平府的官员。

朱慈没有客气,利用此事直接将记在名单中的一些庐州府和太平府的官员,以谋逆的罪名趁机部除掉,这些官员勾结地主劣绅,暗中早已心怀不轨,对屯田工作暗中阻挠使绊子,此事不除等待何时!

太平府距离南京只有不到一百里,朱慈并没有顺便去南京瞧瞧,现在的南京的勋贵和士绅指不定聚在一起怎么想法子对付自己呢,就让他们干着急吧!

朱慈一点都不着急,等这边一切完善的差不多了,再把霍山的流寇扫平,到时再领着大军去南京会会那帮勋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