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在这一刻,令狐小涵哭了起来,白皙俏丽的脸蛋上瞬间挂满了晶莹。

“小姐,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

其他三位也进入屋内,看到自家小姐这样,一时间也不知所措,不知发生了什么。

“小姐,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了?或者谁惹生气了,说出来!我们四人就算身首异处,也定然将那人斩于刀下。”风侍卫凶神恶煞道,一对眼眸迸射出杀意。

“发生什么事了?”门外走来一人,不是白轻狂又是谁?

“小涵,怎么了?”白轻狂焦急问道。

他的表情不是伪装,而是真心实意。

“没事!”令狐子涵把手中的纸条攥紧,没有露出马脚。

她不傻!不可让白轻狂知道!

不知夫君现在实力如何,什么时候来到的九重圣域,但白轻狂乃北天宫的帝子,身份尊贵,实力强劲。

最关键他喜欢自己,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夫君在什么地方,说不定会有危险降临。

还是不说为好,守口如瓶。

渔家女孩高清民族风写真图片

嗯!就这样!

“我没事!”令狐小涵用衣角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摇摇头。

“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

白轻狂看了看四周,见窗户上有一个被破坏的口子,快步来到窗户旁边朝底下望了望。

“白公子回去吧,我要休息了。”令狐小涵镇定道。

“我现在很担心知不知道?”白轻狂认真道,随之扭过头看向风雨雷电四人,“们谁知道小姐的情况?”

四人摇了摇头,不明所以,其中包括紫电!

既然小姐都未说,作为一个下人当然不能胡乱开口。

白轻狂虽是帝子,但风雨雷电的主人是九别离,不是北天帝。

“不要问了,我真的无事,现在也累了,想早点休息。”令狐小涵的驱赶之意已然很明显。

“好吧,们照看好小涵,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我。”

“明白!”

关上门,白轻狂回到房间便招来自己的贴身侍卫,并命令调查刚才发生了什么。

作为北天帝最器重的儿子,他的安全自然也会被看重,保护他安全的侍卫有两人,均是天帝三重。

这样的保驾护航,相信圣域中没有几人。

风雨雷电也才两位一重天帝,两位圣君巅峰。

……

“小姐……”紫电低声喊了一句。

“们去睡吧,明天我要去乱危城。”令狐小涵眼神坚定道。

“小姐,乱危城距离此地路途遥远,去哪里做什么?”雨护卫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就想去乱危城。”

“可是主人只给了一个月的时间,来来回回不一定够。”

“不用管,我必须去。”令狐小涵态度坚决。

“好吧!”

第二天,令狐小涵早早起来,紧接便准备上路。

其实她一夜未睡,想起和东方白的点点滴滴,想起以前的往事,嘴角不自觉露出笑容。

笑容很甜,也很美……

她自从得到夫君的消息后,心思早已不在百花城,而是飘向更远乱危城。

她恨不得一下就到乱危城,见到那个日思夜想的男人。

……

“白轻狂,谢谢带我来到这么美丽的地方,昨天我很开心。”令狐小涵诚恳道。

“开心就好。”

“今天小涵有事要做,别跟着了。”

“不跟着倒是可以,但的安全怎么办?忘了前几天那个老者了?差一点失去性命。”

“那次不过一个巧合,相信不会再有了。救了小涵一命,感激不尽,以后有需要的地方,我会全力相助,甚至会求着师尊帮忙。”

令狐小涵不想欠人情,尤其是白轻狂的人情,最后一句话完全可以报答救命之恩。

师尊帮忙!一位不属于五大天帝的强者帮忙,足以还清所有。

“真要这样吗?圣域没想的那么美好。”白轻狂不愿放弃道。

“嗯!”

“那总该告诉我要去哪吧?”

令狐小涵犹豫了一下摇摇头,并没用说出口。

“那好吧,既然心意已决,我不好再说什么。”

“告辞!”令狐小涵说完两字,便转身走了。

待令狐小涵走远后,白轻狂小声嘀咕了一句:“跟着她。”

空气中只有微微波动,未发现一个人影。

对于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没有调查出什么来,一无所获。

“令狐小涵,得到真的好难,费尽心思,可本公子不会放弃。圣域之中除了我以外,还有谁能配得上?”

“等着!我早晚会得到!”

“是我的,谁也抢不走!谁抢谁死!”

“呵呵,我不甘心,不甘心!”

……

话说两边,此时东方白和尚名扬回到了乱危城。

“少爷,这乱危城也不像外界传说的那样差啊,最少两旁的店铺都有人卖东西,街上虽然人不多,但也算有人嘛。”尚名扬边走边说,对以后常住在这里勉强能接受。

“没人的那叫坟地!既然叫做城,肯定有人。”东方白一头黑线。

“少爷,的星辰殿在什么地方?去瞧瞧。”

“我们不是正在走着么?慌鸡毛。”

之后两人朝着星辰殿的方向走去。

“哇,住在郊外啊,好荒凉,不会只有两间破屋子吧?”

“少啰嗦,本少的府邸不比城主府差。”东方白翻翻白眼。

“怎么不在城中呢?那里多少热闹一点,住在偏僻之地难道不寂寞?”

“本少发现是一个话痨,正在考虑给弄一枚哑毒丹,吃了不会说话的那一种。”

“算了,不说了。”尚名扬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过了一会!

“少爷,那座类似宫殿的地方不会是的吧?”

“对啊!”东方白淡定点点头。

“我擦!盖的好气派,好威武,城主府可不如的星辰殿啊。”

“凑活吧。”

“咦?门外有人,好像还不少,难道是……”尚名扬猜测道。

“应该是来求医的!通天阁的确有两下子,短短时间已然散布出去,也不妄花费千万极品灵石。”东方白笑着微笑道。

“通天阁只要肯接下钱财,说明他们有把握做到,否则不会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