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衣香?”鹿若菡歪着头眨眨眼,回忆片刻恍然道,“印象里似乎是有这么一个净衣香。平日里往我家里送东西的不少,有许多都是登册后便随意堆放在库房里了。我叫人去查查。”

“好。”

鹿若菡就叫了身边的婢女 ,让她去取净衣香来。

婢女应了一声就退了下去。

鹿若菡好奇地问:“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这个净衣香有什么特别?”

“我也是听人说的,说是这种香极为珍贵,我去泰丰香料铺子里没有买到,听说他们曾经给府上送过,我便想来看看。”

“原来如此,”鹿若菡好笑地道,“你呀,这份好奇是不是学医的人都有?”

楚君澜闻言也只是腼腆一笑。

不过片刻,婢女便捧着一个精致的锦盒过来。

“郡主,这便是净衣香。册子上记录泰丰香料铺赠送来了一盒,但是咱们府上主子们都有自己管用的香,便搁在库里没用过。”

鹿若菡接过锦盒,随手递给了楚君澜。

楚君澜压下心中的激动,面色如常地将锦盒打开,便见里头是用纸封好的一整块香料,纸包上有泰丰香料铺的印,根本就没有拆开过的痕迹。

甜蜜奶茶少女温馨气息

这种香,定国公府没人用过。

楚君澜将锦盒关上,递给了鹿若菡。

鹿若菡随手便将包装的纸拆了,看着里头褐色的一整块香料,凑到弊端嗅嗅:“闻着有点冲,我叫人点上,咱们俩闻闻看,叫你说的我也好奇了,如此名贵的香到底是个什么味儿。”

楚君澜禁不住笑,颔首道:“好啊。”

婢女便去取来了一个精巧的白玉香炉,从香料上挖掉了尾指指甲盖大小的一块,点燃了放在香炉中,又将香炉放在凉亭当间儿的石桌上。

不过片刻,一股非常清爽恬淡的香气便渐渐弥散在四周,那是一种遮盖力极强,但是又不会十分刺激,让人闻着神清气爽很是自然的香气。

“果真不错。”鹿若菡深呼吸一口气。

楚君澜也点点头。

如此淡的香气,她这么闻着都觉得十分清淡,也难为赛灵犬如何在令牌上闻到这种味道残余的。

鹿若菡笑道:“这香你既然喜欢,便带回去吧。”

楚君澜连忙摇头,笑道:“我只是好奇,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味道,也好奇其中的成分罢了,并不是想要。既然是人一番心意送给府上,转赠与我便不好了。”

“这有什么的,不过是一盒香。”鹿若菡笑着就要将净衣香送给楚君澜。

楚君澜宛然拒绝,坚决不肯收下。

鹿若菡见楚君澜的确不想要,也不好强送,只好让婢女将净衣香放回去,转而关切的问:“我听宛松说,世子如今还在太子军中呢,贵府上王爷可有帮忙安排,让世子换个差事的意思?”

现在的差事就是恭亲王安排的,他又怎么会帮萧煦换个地方?

楚君澜笑着摇摇头,道:“无所谓了,只要世子的身子好好的,在哪里当差不都一样么?我现在也不强求别的,权力身份地位我都不在乎,银子我也不缺,没必要为了这些事上心。”

想到已经快要风靡国的神仙酿,鹿若菡禁不住笑起来,推了楚君澜的额头一下:“你呀,你这话去外头见了别人可别说,太招人恨了。你说你拥有的这些东西,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你却说不在乎。”

楚君澜也觉得自己这话招人恨,随手摘了片灌木叶子丢鹿若菡。

鹿若菡立马还击,也摘了几片花瓣丢楚君澜。

两人就这么闹了起来,花园里的花花草草遭了殃,都被当做相互攻击的武器,她们绕着盆景和假山石笑闹着追逐,像两个没长大的孩子。

定国公夫人与贴身服侍的婢女来请楚君澜去用午饭,正看到两个年轻姑娘嘻嘻哈哈的玩起来,一时间禁不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她已经许久没见鹿若菡这般开心过了,看着女儿脸上的笑容,定国公夫人竟然舍不得去打扰,不由得暗暗感慨:果真若菡与恭亲王世子妃是好姐妹,见了面竟会如此开怀,早知道,就早些下帖子请世子妃来做客。

但转念一想定国公的态度,定国公夫人就像是被人兜头浇下一盆凉水,笑容都险些挂不住。

鹿若菡这时一回头,正好看到了定国公夫人,赶忙尴尬地站在原地,规矩行礼道:“母亲。”

楚君澜也停步,吐了下舌头,行礼道:“定国公夫人。”

看她们头上身上都是花瓣树叶,花朵一般的年纪,娇花一般的容貌,两人又都脸颊红扑扑的充满了朝气,定国公夫人看的心软,回想方才自己招待楚君澜时的态度,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午饭已经齐备了。恭亲王世子妃,还请移步。”

“劳烦定国公夫人,让您见笑了。”楚君澜帮鹿若菡摘掉了头上的草叶子。

鹿若菡也帮楚君澜拍了拍发髻上的碎树叶。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噗嗤一声笑起来。

看两人笑,定国公夫人险些绷不住那张严肃的脸。紫嫣和鹿若菡的贴身婢女也都低头偷笑。

一路来到花厅,宴已经预备下,今日没有男宾来,是以定国公与鹿宛松也没有到场,只是让身边的人来代为对楚君澜致意。

楚君澜用过饭,又与鹿若菡聊了会天,才在她依依不舍的目光之下离开定国公府。

马车上,紫嫣笑着看楚君澜。

楚君澜疑惑地问:“怎么,有话便说,这么瞧着我做什么?”

紫嫣嘻嘻笑道:“难得见世子妃如此开怀,早知道您早来拜访升平郡主呀。也能散散心。”

楚君澜笑容淡了一些,叹道:“眼下还不行。”

“眼下不行?”紫嫣不懂。

楚君澜也并不多解释,只是道:“先回府吧。不知道玉妃在府里习惯不习惯,我还要去看看她午膳用的如何。”

紫嫣知道自己或许问了不该问的,忙点头,不再多言。

楚君澜回府便去了上院,正赶上诺敏午觉刚睡醒,楚君澜给她请了脉,又陪着闲聊片刻,就回静轩去处理今日府中之事。

如此过了几天,萧煦到了休沐的时间,回府来却不肯歇息,拉着楚君澜出了房门,指着院子里的十几个身穿短褐,年龄在二十到三十岁之间的精壮男子,道:“这些都是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