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首次参与沉船打捞的队员而言,潜入百米水深的海下,看着渐渐从淤泥中露出的沉船,内心还是充满激动。很可惜,他们大多都没进船淘宝的资格。

更多时候,他们都待在船外负责接应跟装筐。即便如此,看着一件件被传递出来的沉船宝贝,很多队员都充满兴奋,甚至暗中猜测,这件东西到底值多少。

根据各组组长的交待,为避免造成通话混乱,他们在沉船打捞过程中,基本都处于静默状态。尤其对新队员而言,他们只需完成组长交付的任务即可。

服从命令听指挥,这是融入他们骨子里的纪律。那怕退役了,可碰到这种需要严肃对待的场合,这些退役的士官们,还是清楚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看着一筐筐被吊装出水的沉船物品,待在打捞船上的洪伟,接替以前王言明的工作,指挥安保队员道:“老规矩,先把东西搬进杂物舱,等打捞完毕再清理。”

“明白!”

而其余待命的船员,大多都观望着吊索所在的位置。与此同时,船队四周都布置有巡逻船。每条船上,都至少有两名安保队员,负责在周围观察。

一旦发现有不明船只靠近,他们便会及时提醒。收到消息,庄海洋便会让潜水队继续,亲自前往查看。确认靠近的船没问题,便让打捞船前出,示意对方别靠近。

正常情况下,夜间过往的船舶,都不会去有船只的地方。那怕船上有灯,可夜间航行的话,很多人也担心发生碰撞事件。一旦发生碰撞,后果无疑也是灾难性的。

除此之外,无论打捞船还是远洋捕捞船,相比普通的渔船吨位无疑大上许多。真发生碰撞的话,这些过往渔船比谁都清楚,谁才是那个最吃亏的人。

公海之上,好奇心太重的话,有时也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只是令庄海洋有些意外的是,就在打捞工作即将完成时。刚刚查看到一艘外籍渔船,并未过份在意的他,很快听到拦截的打捞船道:“渔人,对方无视我们的警告!”

惹火少女寂寞时光美艳可人

一听这话,庄海洋很是意外的道:“确定?是否喊话?”

“喊过话,对方似乎没怎么理会。看船上的国旗,似乎是猴子国的。你知道的,这个国家从上到下,似乎都很嚣张。而且这片海域,他们也经常过来。”

听到船长的汇报,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既然这样,启动打捞船靠过去。如果他们不听劝告,直接用高压水枪给我冲!就他们那种小破船,也敢嚣张。”

“明白!”

“对了!你们注意一点,不排除这些猴子船员手中,或许有武器!”

“收到!”

同样听到这番话的洪伟,随即道:“三小队注意,密切关注对方船员一举一动。一旦对方敢使用武器,授权就地反击,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先警告,再处置!”

“三小队,收到!”

即便在公海之上,庄海洋即使手里有真家伙,也不会轻易动用。可对于洪伟下达的命令,庄海洋也没多说什么。事实上,对于经常在海上碰到的猴子国,他们其实都很讨厌。

而眼前船队所在的海域,本身也属于公海水域,两国渔船都可自由往来。问题是,庄海洋船队先抵达这里,那这片渔场自然不希望别人过来凑热闹。

既然警告无效,那就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论血性,部队出来的人,怕过谁呢?

结果很显然,随着打捞船开始加速,对准不听劝阻的渔船冲去。悬挂猴子国旗的渔船,多少显得有些惊慌道:“船长,怎么办?他们的船过来了!”

“该死的!这船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捕渔船。我怀疑,他们在这里别有企图。”

“可他们的船比我们吨位大,真发生碰撞的话,我们会有麻烦的!”

“避开!绕过去,我就要看看,他们在这里究竟做什么。”

不甘心的猴子国渔船,随即转向准备避开打捞船。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打捞船非但吨位比他们大,那怕性能也超出他们太多。两船横向接触,高压水枪随即启动。

伴随高压水枪开始击打到渔船上,正在高速航行的渔船,也开始变得风雨飘摇起来。待在船上的船员,瞬间变得更加惊慌,那怕嚣张的船长也一样。

“该死的!他们怎么敢?真把这里,也当成他们的渔场了吗?”

面对船长的咒骂,其它的船员也不敢多说什么。可他们知道,若非船长好奇心太重,也不会遭受现在这种下场。说到底,还是他们不听劝告再先啊!

无可奈何之下,试图闯进打捞区域的渔船,最终还是被打捞船驱离。看到落荒而逃的渔船,打捞船上的船员也兴奋道:“这帮猴子,皮子就是贱啊!”

“是啊!非要揍一顿,他们才知道老实!”

“死性不改!要不是怕事情闹大,真想直接把他们撞沉!”

伴随着队员们七嘴八舌说出这话,跟庄海洋汇报过后,庄海洋也很快道:“既然对方已经离开,那就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三号,你部暂时负责游离警戒,时刻待命。”

“明白!”

看到打捞船终于没跟上来,逃窜的渔船也长松一口气。只不过,依然不甘心的渔船主,把船交给其它人驾驶后,又掏出一部电话,似乎跟谁进行了通话。

挂断电话后,渔船主狠狠的道:“该死的!敢这样对我,看你们接下来怎么死!”

关于这位渔船主的诅咒,此刻正在实施最后打捞作业的庄海洋自然不知道。随着首艘沉船彻底被掏空,庄海洋随即下令打捞队员,携带工具部上浮回船。

而他自己,则负责相应的收尾工作。将掏空的古沉船彻底粉碎,而后利用修行的水系法术,将变得碎片的沉船,彻底掩埋于海底下。

只需过上几天,相信任何人都不会知道,这里曾经有一艘沉船,还携带有大量的好东西!

看到最后出水的庄海洋,待在船上的洪伟也笑着道:“看来今天收了个早工啊!”

“这次打捞的沉船吨位不大,上面的东西算不上太多,也没什么好东西。不过,这些东西运回去,终归还是能卖不少钱呢!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嘛!”

“说的也是哦!还是老规矩,宵夜之后休息?”

“嗯!考虑到之前发生的冲突,所有船员不许饮酒。晚上的话,也要加强警戒!”

“你觉得,那艘渔船有问题?”

“不敢说!只不过,对方这么嚣张的话,必然还是有底气的。要知道,论距离海岸线而言,他们来回速度比我们更高。加上这是公海,谁敢说他们不会报复呢?”

“明白了!”

在海军服役多年,自然知晓猴子国的人报复心都蛮重。安起见,提高警惕也非常有必要。正如庄海洋所说的那样,船上任何一个人出事,他们都会觉得心存愧疚。

只是休息一晚到天亮,一切似乎都表现的很正常。将昨天傍晚放置的蟹笼收起,庄海洋想了想道:“往回开上一百海里,咱们今晚去那边下锚。”

“明白!”

回返的途中,庄海洋自然还是按正常捕渔流程,指挥三艘船各自下了一次拖网。看着捕到的渔获,众人自然也是很高兴。而庄海洋,却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望着远方不时经过的渔船,庄海洋总觉得那些渔船,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原本他还想着,今晚再搞一艘沉船,可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找了一个靠近本国管辖区的海域,庄海洋找了个有螃蟹栖息的海域,将所有蟹笼投放了下去。而后所有人,便跟往常一样,开始准备休息。

趁着船员们尚未休息,庄海洋也照例下水,沿着船队所在的周边海域,一边收取有益能量,一边锻炼自己的潜水深度。对他而言,这也是日常修行的一种方式。

就在准备结束修炼返回船队时,庄海洋突然发现潜游的上方,出现一艘没有任何标志的不明潜艇。看到潜艇的第一时间,庄海洋终于知道为何会心神不宁。

透过精神力,庄海洋发现潜艇上的船员,并未来自任何一个国家。从这些人说话的口音中,绝大多数来自猴子国。甚至于,还有一些人用的是英文。

猴子国的语言,庄海洋自然听不懂。可那些英文,庄海洋却听的非常清楚。看到这艘外型古朴,内部设施跟装备却很先进的潜艇,庄海洋脑中瞬间浮现出一段军中秘史。

“难道这艘潜艇,就是所谓的幽灵潜艇?不得不说,这艘潜艇的动力系统,确实很先进!从这帮家伙口中,似乎是冲着老子来的。难怪,我白天总感觉心神不宁呢!”

有了这个猜测,看到这艘潜伏在海床,低速潜航的不明潜艇,庄海洋决定迅速返回船队。甚至他觉得,既然这艘潜艇出现,那就有必要将其擒获。

若能将这艘潜艇俘获,或许仅有少数人知晓,有关这艘幽灵潜艇的隐藏真相,也许会很快水落石出。相比搞沉它,庄海洋更愿意将其一网成擒!

要做到这一点,庄海洋觉得并不难。只不过,他还需要一些帮手。好在发现及时,只要支援力量及时,或许这个设想很有可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