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平安带着胡诺诺,上了九楼,来到自己的房门口,他将房卡一刷,门开了。

然后打开灯。

“胡小姐,这边的客房比较简单……”灵平安笑着说:“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介意!”胡诺诺开心的不得了!

她已经有决定了,明天就搬过来。

搬到小公子附近……

哪怕只是早晚可以看一看,接触一下……

对自身血脉的好处,也是极大的!

若是……可以……

哪怕只是一晚……

胡诺诺知道,相当于自身千年苦修!

简直是登天之道,真正的终南捷径!

大汗淋漓最美19岁女生

灵平安呵呵一笑,走到客厅,坐到那椅子上。

你还别说,这些椅子虽然款式很老,但似乎挺舒服的。

坐在上面,一点都不冷,反而有种温润的触感。

“坐!”灵平安看着有些拘束的胡诺诺招呼着,然后将自己的猫放到案几上,问道:“胡小姐,喝茶吗?”

胡诺诺小心的坐下来,摇摇头:“谢谢!我现在不渴!”

“要是可以的话,公子亲亲,诺诺一年都不会渴……”这话胡诺诺也就只敢在心中说。

原因很简单。

雷霆雨露,俱是上恩。

身为侍女,只能接受,不能提出。

这是规矩!

不听话的婢子,会被主人打死的!

灵平安听着,点点头,然后问道:“胡小姐,你来找我,是来陪我打游戏的吗?”

胡诺诺抬起头,然后低下头:“是的!”

她没有办法。

好在……

即使只是打游戏,但只要在公子身旁,她就很开心了。

须知,从刚刚到现在,只是一会儿的功夫。

胡诺诺就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血脉在亢奋。

仿佛沐浴在灵能的潮汐中,也如同漂浮在灵气的海洋内。

血脉在滋润中,蓬勃发生。

那条小小的狐尾,一点点的松软。

要是可以在公子身边打上一夜游戏……

胡诺诺不敢想了。

灵平安却是很开心:“那我们就这样决定了!”

正好,峡谷那边新开了战旗模式。

他掏出手机,对胡诺诺道:“我们下几把棋吧!”

“好的!”胡诺诺红着脸点头。

………………………………

景晟终于从黑衣卫的审讯室中走了出来。

两个黑衣卫的法官,对他进行了极为详细的询问。

几乎是恨不得,将他今天吃了什么,说了什么,都一点点的全部挖出来,直到他们确认了某件事情后,才让他在一堆文件上签字,将他放了出来。

走出审讯室,被冷风一吹,景晟看着这灯火通明的山庄。

“我怎么就这么的没长眼呢?”他已经知道了,那位恐怕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不然黑衣卫不可能这么紧张。

给他的感觉,似乎那位是黑衣卫的爹一样。

一有点风吹草动,马上就要大动干戈,活脱脱的一副孝子模样!

同时,他也庆幸起来。

幸亏自己够机灵,及时道歉认怂了。

否则,以黑衣卫的态度,他恐怕少不得要去北海种玉米。

甚至可能被关进暗无天日的镇妖监!

“我还是去帝都城里面吧!”景晟想着:“这边太危险了,不适合我!”

同时,他还打算给自己的兄长提醒一下。

正要拿起手机,拨通自己兄长的电话。

迎面走来了一位黑衣卫的人。

“景晟”对方问着。

景晟抬起头,看着对方。

黑衣,戴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一副大学教授的模样。

“你会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的!”

对方手中亮起一团光晕。

景晟眼前一花,便栽倒在地。

张惠上前,捞起这个家伙,摇了摇头:“晦气!”

但没办法,这就是邀请那位来帝都的代价。

黑衣卫必须要承受因此带来的风险与压力。

同时还得绞尽脑汁的伺候好那位,叫祂开心、满意。

以此捞到些好处,求到些指点。

没办法!

灵气复苏在加速,神明们的苏醒速度日益增加。

前些时日,昆仑州的大主子苏醒,然后被未知的恐怖存在吞噬。

这不仅仅吓坏了神明们。

也吓坏了黑衣卫。

神明之上的世界,是如此的危险!

弱肉强食,一言不合就直播吃神。

太可怕了,也太危险了。

黑衣卫上下,现在都已经有了共识。

一旦世界进入神明时代,那么,恐怕世界就要进入混乱与无序的极端环境。

神明们在神话里,可很少有善男信女。

不是要灭世,就是要吃人。

哪怕是正神们,也将凡人视作彘狗一样的东西。

届时,恐怕便是超凡者和异类,也要沦为神明们的牺牲与祭品。

西游记里,随便一个菩萨神仙的坐骑童子,带着宝贝下凡,动辄就要吃掉一城百姓,吞掉无数路人。

那样的世界,黑衣卫上下,没有人想要。

所以,他们要自救,要自强!

神、仙?

若要吃人……

那么他们就要屠神诛仙!

而要屠神诛仙,就要有屠神诛仙的力量!

这力量,黑衣卫现在还没有。

所以,必须求,必须学!

而那位,就是目前最好的求教对象和唯一可能的学习目标。

为此,黑衣卫已经有觉悟了。

即使牺牲他们这一代人,纵然付出一切代价,也要给子孙后代,留下屠神诛仙的底气!

黑衣卫连自己都肯牺牲。

牺牲几个纨绔子,自是不在话下。

在这个联谊会开始前,都督就已经在联席会议上说过了。

“我们不要怕死人,也不要怕出事!”

“为了子孙后代,我们必须有所作为!”

这就是联谊会的真相!

为了一个可能的机会而举行的盛会。

以天下之力,而奉一人之欢!

提着手里的纨绔子,张惠轻轻跳起来,消失在夜色中。

这纨绔子是不幸的,因他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所以成为了黑衣卫的弃子与牺牲品,甚至是试验品。

黑衣卫就是故意的,让类似景晟这样的人,出现在那位身边。

让这些人,去当小白鼠。

以便让黑衣卫有机会向其表达诚意。

但他也是幸运的。

关键时刻,趋吉避凶,居然知道主动认错道歉。

而那位并未追究,祂的奴才们,也好像没有动手的意思。

所以他的命是保住了。

为救一万人,而牺牲一人,还是为了救一人去毛牺牲一万人的风险?

这个法学家们经常提出和思考的问题。

在黑衣卫眼中,从来不需要去想。

因为黑衣卫是执法的暴力机构。

暴力机构,从来不思考哲学上的问题。

暴力机构只在乎现实!

……………………………………

灵平安黑着脸,看着屏幕上的战局。

他已经连续六把连鸡屁股都没有看到,就被淘汰出局了。

峡谷最新的战旗模式,对他这样的昆酋而言,实在太不友好。

“公子……”在他对面坐着的胡诺诺,小心翼翼说道:“要不,咱们还是打对战吧!”

灵平安放下手机,退出峡谷。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钟了。

“时间不早了!”他说道:“胡小姐,你还是先回去吧……”

“我们改天再玩!”

嗯,很晚了耶,再玩的话,灵平安估计这位胡诺诺恐怕得在这里留宿了。

留宿的话,只有一张床,难道要他发挥君子精神睡沙发?

再说,孤男寡女的也不合适。

对吧?

传出去,影响不好。

胡诺诺讪讪的起身,对灵平安说道:“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她倒是想留下来。

哪怕是暖床也好。

可惜,她没有这个权力。

主人已经要她走了,她就得走。

这是规矩。

侍奉帷幄的婢子,怎么能要求和女主人一样的待遇?

未来,女主人知道了……

会被打死的!

灵平安起身,将手机塞回兜里,说道:“我送送你!”

这是待客之道。

“多谢!”胡诺诺立刻美滋滋的笑起来。

灵平安于是,将这个世交的女孩,一直送到楼下的门口。

“我就不送了……”灵平安在大厅门口,对胡诺诺说:“你回家,开车小心一点!”

“好的!”胡诺诺幸福无比。

听着小公子的关心之语,她浑身都懒洋洋的,那条小尾巴更是松软松软,慢慢胀大,悄悄的翘起来。

来自血脉和神魂上的愉悦让她恨不得趴到小公子身上,当一个挂件。

可惜不能。

“公子,我明天也会来这里参会!”胡诺诺认真的说道。

灵平安感觉有些头疼:“啊……”

明天……

明天他估计,小姨会杀过来的。

到时候,小姨万一误会了……

那可咋整?

胡诺诺抬起头,看着灵平安的模样,她咽了咽口水,很委屈的说道:“不行吗?”

他挠挠头,叹了口气。

没办法,作为一个君子,他天生心肠比较软,看不得别人委屈。

他只好点头:“那好吧!”

“太谢谢您了!”胡诺诺开心的都要跳起来了。

灵平安则感觉心神俱疲。

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看过的几本都市修罗场。

顿时不寒而栗。

直到胡诺诺走后,他才猛然醒悟。

“我怎么会想到修罗场这种事情?”

他对天发誓,自己真的真的,没有什么男女之情。

这次过来参加这个联谊会,他最理想的算计是,苟起来。

苟过这几天,然后开开心心的回家继续打游戏,写。

实在不行,就虚应一下故事,做做样子得了。

反正,恋爱是不可能恋爱的。

对一个脸盲症患者来说,这世界上大部分人的模样都差不多。

这还怎么交往?怎么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