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最新章节!

赐座?好大的口气。

楚君澜心下冷笑,看来六皇子对自己能够夺得皇位已经十分有信心了。 毕竟楚君澜平日与皇子们的接触算不得少,就连嫡长的二皇子都没这么大的架子。

在方才的位置坐下,楚君澜笑着问:“六殿下想来也是拜见大长公主的?”

六皇子被她问的一噎,心里不快顿生。

楚君澜明摆着是在嘲弄他,此处是大长公主府,他却拿出了主人的做派。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将来江山都是他的,眼下一个小小的大长公主府上,难道他不能做主?

六皇子心里转了无数个想法,最后一扬下巴,高傲的道:“并非如此,是本皇子想借大长公主府的地方,与见一面。”

“哦?六殿下想见我?我不记得与六殿下有什么私交。”

非但没有私交,还有私仇。

六皇子想起楚君澜对他的种种不恭敬,可谓是新仇旧恨,若不是楚君澜背后有茂国公府撑腰,还有恭亲王府做后盾,他早就找机会收拾她了。

“这话说的未免就太不留情面了。”六皇子冷笑了一声,“明人不说暗话,我也懒得与 耽搁时间。”

“哦,那太好了。我也一样。”

文艺少女头戴草帽一袭长裙优雅气质写真图片

楚君澜笑眯眯的,将六皇子气的不轻,手上拳头都紧握了起来。

六皇子沉着脸道:“我听说,前些日 进宫去给我父皇看过病?”

果然是为了这个!

楚君澜笑眯着眼,道:“的确是去了。”

“那好,告诉我,我父皇的情况如何,到底是什么病?”

“不知道。”楚君澜答的非常干脆利落。

六皇子眉头紧锁,怒声道:“胡说八道!当日还说我父皇没大碍!为何到我来问,便说不知道了!想欺骗于我?”

“既然六殿下什么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做什么?”楚君澜声音冷了下来,“我才疏学浅,治不好皇上的病,也不知皇上到底是什么病,太医院里各个都是好本事的,不如六殿下去问问 ?”

“!”

六皇子拳头紧握,好半晌才放松下来, 又压着性子道:“那当日入宫去时,发生了什么?见到了什么人?”

楚君澜笑着道:“回六殿下,我这人胆子小,一进宫,紧张的什么都忘了,哪里还记得见过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我就只记着给皇上诊脉了,连皇上的脸都没敢看。”

这话说出来,谁会信?

六皇子咬牙切齿,恨不能一巴掌抽死楚君澜。但他依旧是压着脾气道:“不说,我也知道,当日是开罪了二皇子吧?”

楚君澜笑而不语。

六皇子道:“二皇子的性子,狂妄自大,总觉得自己是先皇后嫡子便高人一等,他那个狗脾气,我也看他不上,如今天下的局势,想必也能看的清楚,也就用不着我来细说了。我父皇的身子,恐怕是好不了了。 ”

“六殿下到底想说什么?” 楚君澜不耐烦看六皇子摆着那张骄傲自满的脸来跟她晓之以情。

六皇子刚刚升起的畅谈热情,就被楚君澜这不冷不热的一句兜头淋了冷水,就像烧红的烙铁被丢进冰水里,还冒起了白气。

果然,这女人 就是专门来克他的!

六皇子铁青着脸,原本好好的一句话,此时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充满了威胁意味。

“开罪了二皇子,当二皇子以后 登上大位还会对客气?这世上有几个人像我这般大度,不计前嫌的还与好好说话?也看到了。如今朝堂上,支持我的人最多,而我母妃家的能力,也应该略有耳闻,就连未来的婆母,都是我的小姨妈,呵,若是肯归顺于我,将来嫁了人,说不定我还会让我小姨妈好生照顾照顾。”

原来六皇子拐了个大弯,说了一堆言不由衷的话,为的是想招揽她?

能将招揽的话,说的如此欠揍,也是一门本事。

楚君澜嗤的一声笑了:“六殿下,您真有意思。”

六皇子的脸色沉了下来。

“我一个小小的女流之辈,能得六殿下看中,着实受宠若惊,不过我这人,历来沉迷女红无法自拔,对外面的事真是不感兴趣。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若您想请人看病,我建议您去寻御医。”

“!”六皇子啪的一拍圈椅负手,蹭的一下站起身来。

角落里的紫嫣被六皇子这一下吓的不轻,差点当场吓哭出来。

楚君澜却依旧坐在圈椅上,施施然的抬眸看着六皇子,“您别激动啊。冬日里干燥,人容易上火 ,我看您肝火旺盛,不如多吃一些清肝火的茶,我看菊花茶就很适合您。”

“好个小贱人!”六皇子大步走到楚君澜跟前,手指点指着楚君澜,就差将指头戳在她的鼻尖儿,“以为是什么人?不过是一条狗!我看得起,才勉强来与说句话,若我不高兴,骨头渣子都不剩!”

“哎呀,我真怕!”楚君澜拍着胸口。

六皇子冷声道:“就是用这幅模样欺骗其他所有人,又用这张利嘴去欺负彤儿的?”

彤儿?

六皇子冷不防一说,楚君澜甚至没想起来他说的彤儿是谁,眨了眨眼睛才想起一张楚楚可怜故作忧郁的俏脸。

“说汪诗彤?”楚君澜扬起修长的右手,“不是哦,我这人从来不会口头上欺负人,一般能动手的我都懒得动嘴,欺负汪诗彤,我用的是手。”

“我砍了的手!”

“真有本事,那砍一个我瞧瞧。”

楚君澜站起身,眼神锐利的与六皇子对峙。

六皇子气的浑身发抖,拳头紧了又松,好半晌才平静下来,冷声道:“我警告,我父皇的身体,自有好的御医负责,用不着多管闲事,也将嘴巴闭紧,少在外头嚼舌,若是表现的好,我或许还可以饶了的小命,否则将来有朝一日,我会让悔不该当初。”

“真有气魄,不愧是依靠母族成长起来的人,”楚君澜听的哈哈大笑,毫不吝啬的为他贡献掌声,随即眼神一厉,“我还告诉,我这人从来不吃恐吓这一套,当我是吓大的!”

“!贱人!”六皇子气急,挥手便是一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