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此时喝道:“不给你又如何了?”

“不给?灵蕴能量,必是我的,炼化你的灵蕴能量,你这一道意念消失不见,最终,你留下的一切,依旧是我的。”

秦尘此时大大方方朝着山巅殿宇之中而去。

“你的子孙已经死光了,你没得选择了!”

推门而入,进入大殿内。

此时,殿中,略显空荡。

而在深处,一把交椅,仿佛金沙打造一般,熠熠生辉。

此时,一道身影,端坐在那金色座椅上,双眼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秦尘。

风尘大帝!

二十万年前的一代豪雄。

这一刻,二人四目相对,大殿内的温度,隐隐之间都是有几分冷峻下来。

“说吧。”

清纯少女抱吉他弹奏校园民烂漫写真

秦尘看向那座椅上的身影,直接道:“事到如今,你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风尘大帝双目带着几分冷峻,道:“这几位是我风家到现在,最为优秀的天骄,皆被你杀。”

“你若是保证,不对我风家其他人进行报复,我可以配合你。”

秦尘看了一眼风尘大帝,继而笑道:“你说不说,我都可以直接掠夺灵蕴能量,助我提升。”

风尘大帝却是当即道:“你说的没错,可是,其他事情,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吗?”

其他事情!

“要说就说,不说就算了。”

秦尘摆摆手道。

“我若是说了,你不可报复我风家其余人,至少给我风尘留下后人。”

“说不说?”

秦尘却是直接踏出一步,看向风尘大帝。

“你知道这灵蕴是谁费尽心机培养出来的吗?”

“哦?”

秦尘看向风尘,笑道:“你知道?”

“我知道!”

风尘大帝直接道:“因为我拥有净尘珠,所以了解到一些消息。”

“一百一十八处灵蕴,只有十一处,是真的最重要的。”

“其他一百零七处,如我这般,我这一道灵蕴如果在其中排名的话,当属九十多名,几乎垫底。”

秦尘看了看风尘大帝身躯,一步步靠近,示意风尘大帝下来,自己则是施施然坐在椅子上。

“继续说……”

秦尘看着站定的风尘大帝,道:“那十一处,哪里特殊了?”

“那十一处,是近三十万年来,整个上元天之地内,诞生出的最强大的人物们,那些人物的灵蕴,强大无比,甚至可培养出帝者。”

培养出帝者!

秦尘笑了笑道:“幕后之人呢?”

“天目圣族!”

天目圣族?

看到秦尘眉头一挑,风尘大帝却是急忙道:“他们是这么称呼自己的。”

天目族!

当初的暗月魔族,金月魔族的幕后强大种族吗?

“继续。”

“他们自称天目圣族,极为强大,不可忽略,而且野心勃勃,培养灵蕴,将我等这些昔年死去强者的后人带来,接受灵蕴力量,壮大自身,为他们效命。”

风尘大帝无奈道:“我们,是力量源泉,他们要掌控这一股力量,打算在上元天掀起一场风暴。”

秦尘看向风尘,微微一笑道:“你说的这些,和我猜测的差不过。”

风尘大帝却是一愣。

这些消息,都是他在被培养成灵蕴之前,净尘珠记录下来的,所以他才会知道。

可是秦尘如何猜测到的?

“说说看,那十一处灵蕴,在何处?”

“应该是在这圣葬之地最核心处,环绕在一起,似乎,那十一道灵蕴,也是在镇压什么……”

镇压什么?

秦尘眉头一挑。

“说说看,十一人里,有谁!”

风尘大帝继而道:“二十万年前,与我所在时代相差不过三五万年时间,有两位人物,极为强大。”

“少阳刀帝,云少阳,一柄少阳刀,一套少阳刀法,无人可敌!”

“还有一位,云轩剑帝,李云轩,此人剑术通天,奇木剑之锋芒,无人可敌,乃是天纹树之树干核心打造,一等一的神兵,更有云霄剑诀著世,十分强横。”

秦尘闻言,点点头。

这二人名讳,他也听过。

确实是在当年他们那个时代,属于独一无二的人物了。

“其他人呢?”

“其他人……我不太了解……”

风尘大帝继而道:“这些消息,外人绝不可能知道的。”

“好。”

秦尘点头道:“我不会追究现今风家其他人,不会杀他们。”

“多谢。”

风尘大帝此时苦涩一笑。

本是将机缘留给自己儿孙后人,可是现在……部落空了。

反倒是自己,不得不委曲求。

风尘大帝手掌一挥,一道卷轴,一颗珠子,出现在其手中。

“这是风灵天葬诀,此诀是我风家传承之武诀,可惜到了我这里,断绝了传承,这门天品武诀,并非是我所创,也是我昔年在古迹内寻找到,包括这净尘珠。”

“净尘珠之威,你刚才也看到了,可以将所出空间之力抽空,而自身却不会受到影响,敌人受到限制,杀之轻而易举。”

“而这风灵天葬诀,是风术,可凝聚风沙,拥有无穷潜力威能。”

听到此话,秦尘却是微微一笑,接过卷轴和净尘珠。

净尘珠,他直接收起。

接过卷轴,直接打开,看了片刻,秦尘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这风灵天葬诀,确实是很强的,我以此术,同境界无敌手。”

风尘大帝急忙道。

“是这样吗?”

秦尘说着,手掌抬起,掌心内,忽有风声呼啸,不绝于耳。

逐渐之间,其掌心内,出现道道风声,无形之风之中,隐隐间有道道的沙尘突然浮现。

风沙聚集在一起,逐渐旋转,化作一道风卷黄沙之气势,爆发开来。

这一刻,风尘大帝脸色一怔。

“确实是一门很强的武诀,和我之前了解的一门名叫沙陨术的武诀,极为相似。”

秦尘笑道:“不过二者若是结合,威能会更强。”

风尘大帝此时懵了。

这什么情况?

直接学会了?

不!

是秦尘之前就会。

“除此之外呢?”

秦尘笑道:“还有其他的吧?”

风尘大帝听到此话,看向秦尘,神色带着几分不自然,道:“没了,剩余的,也就是和灵蕴一道了。”

“遮遮掩掩做什么?”

秦尘还没开口,手腕位置,九婴一颗脑袋露出,却是道:“我都嗅到了气息,是血味道,应该是不弱的天源兽血味!”